|登录

精彩同行公益网栏目点击进入【原创田园】 › 查看主题

24841

查看

64

回复
返回列表

Rank: 8Rank: 8

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积极分子勋章

go

[小说] 土根(1.....7)

1#
发表于 2008-11-22 21:04 | 只看该作者 | 倒序看帖 | 打印
<>
啪..啪..啪..噼哩叭啦的鞭炮夹杂着节奏有序的锣鼓声,清晰地回荡在山村的上空,淡淡的硫磺味从远处弥漫过来。什么日子?这般喜庆?谁家又办喜事了?村庄住得比较分散,但是谁家要有个动静很快就会家喻户晓,我的店门前闲人不断,八卦消息总是很快有人快速传递。


“土根哥,
金虎哥要去当兵了!一个孩子飞奔着从我店前一闪而过。

对了,今天是好兄弟金虎入伍的日子。我差点忘记此事,放下手中未完的活,一高一低跑到村会堂。会堂门前停了一辆绿色卡车,即将奔赴军营的适龄小伙们已换上崭新的军装,胸戴大红花,喜气洋洋,正在和亲人告别。周围人头攒动,有哭有笑,一片嘈杂。


小虎,娘不在你身边,要照顾好自己,金虎妈努力踮脚拉着儿子的手千叮万嘱,本来说好不在儿子面前哭,可离别就在眼前,终于忍不住,眼泪夺眶而出。


娘,你怎么了?说好不哭的嘛,绿色军营是我从小的梦想,今天终于实现,应该为我高兴才对,我不在家,娘不要太劳累,记住,要保重身体啊!穿上军装的儿子似乎突然间长大,知道疼娘了,虎妈又是高兴又心酸。

金虎却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,一边应付母亲,目光却在人群中四处搜寻。扫到我这边时,突然他两眼放光很是兴奋。

金虎,金虎!我使劲挥手,尽量让淹没在人群的自己显眼些。

金虎没回答,目光还在我身边兀自游离,才知道这小子不是因看到我而兴奋。顺着他的目光,发现桔青就站在我身后,低着头红着脸,双手来回绞着衣襟。

你怎么才来呀,他到处找你呢,车都启动了,赶紧说话呀!我不断催促桔青。


我..我不知说什么..桔青呐呐着,头耷拉得更低。

桔青,等我…”金虎在渐渐远去的车上大喊。

桔青抿着嘴一言不发,紧跟着车子一路小跑,长长的马尾来回晃动,直到金虎的身影慢慢缩成一个小黑点。


金虎让你等他,什么意思?我截住神情暗淡的桔青。

不知道,用不着你管。说完从我边上侧身溜过。

我才懒得管你呢!我朝桔青背影嘟哝了一句,好长时间没理桔青,她也没来找我。

<
>
我年长金虎和桔青两岁,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玩伴。因患微疾,举手抬腿费劲,才延迟入学。从家到学校大约有四十五分钟路程,山路崎岖高底不平,摔跤成了家常便饭。五年小学时光,金虎和桔青总是很默契地在村口等我一起上学,有病的我没有遭遇旁人白眼,反而得到同学和老师更多照顾,为此我和父母都非常感动。

桔青很安静不苟言笑,一进学校,偶尔上个厕所,几乎不离开书桌半步。除去书本,窗外似乎没有一点值得她流连的东西。她的学习成绩很好,年年都进前十名。我呢,不好也不坏,基本保持中等水平。金虎是体育尖子,跳高、投球、跨栏、跑步样样出色。学习却是出奇的差,平时少不了找桔青帮忙。尤其写作文,一课时,金虎最多能憋出三十几字,还磕磕巴巴,溃不成文。球场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,下课铃一响,金虎早就撒开两蹄,以最快的速度在我们在前消失得无踪无影。真羡慕活跃的金虎,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。身体原因,我也只能逗留在教室,这时候既不看书,也不写字,喜欢悄悄地偷看桔青的侧影。她的五官很精致,嘴巴小巧,鼻子尖挺,长又密的睫毛下一双忧郁的眼神。美中不足的是,她皮肤太白,是那种毫无血色的苍白,白得连脑门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。我想,她要是能够多笑笑,多走动,肯定白得非常健康,更加美丽动人。

三个无话不谈的好伙伴随着年龄增大,各有心事,本来就惜字如金的桔青话越来越少。我向来在女孩面前表现木讷,不懂得揣摩心思,倒是金虎善解人意,常常能哄得桔青开心,三人渐渐也开始有了隔阂。

桔青是个没妈的孩子,兴建水库那年我们很小。开山放炮时,工作人员操作出误,炮眼附近几十个挑土的村民被炸得血肉横飞,其中就有桔青的母亲。


乡里很穷,由大队出资安葬遇难者,这桩特大事故也没有得到合理赔偿。仅是遇难子女享受政府照顾到十八岁成年的待遇。


做官的爸,不如讨米的娘。母亲突然离世,桔青的境况大不如从前,寡居的父亲正值壮年天天借酒买醉。对女儿不闻不问,飘荡的家只靠几岁的桔青和年迈的奶奶支撑,摇摇欲坠。隔年冬天,邻村一寡妇带着二个和桔青差不多大的男孩走进这个家,生活本来就已十分拮据,又添三口饭碗,日子更是捉襟见肘。难过的倒不是生活艰难,而是继母那漫无休止的咒骂。

小学毕业,我们开始全新的中学生涯。开学那天没等到桔青,署假时桔青曾透露阿姨不让她上初中了。我和金虎打算去趟桔青家,她住在后山,独门独户,要爬个一段斜坡,爬坡时,金虎几乎是半扛着我,才小心翼翼来到桔青家那座龇牙咧嘴的矮房子前。


桔青!桔青!”我在门外使劲喊。

汪,汪,汪..”一条大黄狗从院子里冲了出来,气势汹汹,登腿就要咬人的样子,吓得我们缩成一团。


阿黄,别叫,”桔青在屋里大喝着走出门来。狗立即止住了叫声,友好地在我们脚边嗅来嗅去,温顺地摇着尾巴。


你家什么时候有狗的呀,吓死人了。瞧着这只狗,我心有余悸。


阿姨刚从娘家带来没多久,这狗其实挺好,特会看家,八成当你们是坏人了,呵呵!桔青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碎牙,她浅笑的样子很好看。

阿姨好,桔青没上学我们来看看!踏进屋就闻到一股潮湿的霉味,我和虎赶紧和阿姨打招呼。

过了好一会,桔青的阿姨才淡淡地了声,算是回答。

阿姨,桔青学习很好,不上学可惜了,她不是受照顾不用交学费吗?我又对正在烧火的阿姨说。


好?好个屁!不用交学费,这里里外外这么多活谁干?你俩帮我?又不是她一个不读,牙仔也同样不上了,(牙仔是她带过来的儿子)还不快来烧火!说完把火钳子重重摔在地上,一扭身就消失了。

桔青象兔子一样窜到灶边悄声说:爸也不让我上,我自己也不想上了,你们回去吧!说完拼命往灶孔里添柴,红红的火苗印在她张俊俏的脸上,神情有点落寞….又有点哀伤阿姨故意躲起来,我和金虎只得悻悻地离开,内心异样沉重。

冷漠的阿姨让我们意识到,桔青不可能再有上学的机会。我不由得为桔青的命运深深担忧。她花样的年华将会被这繁琐枯燥的的生活折磨得面目全非。用不了几年,甚至等不到二十岁,她就会象山里所有的女人一样。嫁人、生育、如果生下的是女儿,那么接二连生,直到有儿子为止,然后含辛茹苦养大一堆孩子。等他们当上母亲或父亲时,自己已是夕阳近黄昏,一生就这样被无情的岁月彻底烘干。


[ 本帖最后由 山野劲草 于 2008-11-23 20:23 编辑 ]

TOP

Rank: 8Rank: 8

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积极分子勋章

2#
发表于 2008-11-22 21:04 | 只看该作者
<>
同样是山里的孩子,我却很幸运。长辈呵护,父母钟爱,虽说没有一个健全的肢体,却有个温馨无比的家庭。

母亲之前,父亲曾经有过另一个女人,婚后几年也没生下一儿半女。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是偏远农村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。父亲又是三代单传,肩负传宗接代使命,迫于长辈压力,只好休了前妻,娶回母亲。可当这个被族人称之不会下蛋的母鸡改嫁后很快生了三个大胖小子。这无疑给父亲一个晴天霹雳,毛病不在女人。父亲羞愧得象只霜打的茄子,一下苍老了许多。素来骄傲的他怕母亲嫌弃,一改往日威风,低下高昂的头颅,百般讨好年轻的母亲并积极接受中医治疗。

按照医生开的土方子,父亲上山采来一担担草药,整整熬了五年,我终于来到人世。喜得贵子,父亲欣喜若狂,腰板挺得笔直,在村里大摆宴席。我成了家里的稀世珍宝,含在嘴里,父亲怕化了,捧在手心父亲怕摔了。还特意请当地教书先生给我取了很好听的名字良敏。寓意善良灵敏。


别的孩子粉嘟嘟,白胖胖。不知是父亲吃太多药生下我,还是什么原因。我却面黄肌瘦,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白天昏昏欲睡,一到天黑就哭闹不止。有生养经验的老人说我这是鬼怪附身中邪,被鬼惦念就无法安心生活。经老人们指点,父亲在村内外贴了好多纸条上面写着:天皇皇,地皇皇,我家有个夜啼郎,行过路过念一遍,一觉睡到大天光。


驱邪不奏效,我又无休止的生病,一睡着就发烧抽筋。醒来就歇斯底里哭叫,母亲时常三更半夜起来为我煮这样那样点心,煮了面条我哭着要喝粥,有粥喝时我却吵着要吃面条,累得父母筋疲力尽,扰得左邻右舍心烦不已。

母亲生了我之后再也没怀孕过,物以稀为贵,我在家里的地位可想而知。奄奄一息的样子让爱子心切的父亲十分揪心,他四处奔波讨要偏方。从不迷信的他竟为了我走进庙宇,跪在观音面前虔诚祷告,乞求神灵保我平安长大。

六岁那年,我持续高烧不退,昏迷不醒。父亲急急背着我到县城,查不出什么毛病;到杭州也没看出个之乎所以,最后碾转到上海才捡回一条小命,左手和右脚都落下了轻微残疾。上海回来还是小病不断,大病连连。

镇上的看花神婆有手到病除之神功。小病只要她那双神手一摸便能自动康复,大病经她神眼一瞧也会即时缓解不少。婶娘患肝病多年,肝硬化、肝腹水,医院都判了死刑。儿女实在不甘心,试着让神婆医了不到半年,吃过几包神婆自制的药粉,竟奇迹般康复。现在婶娘上山下地活动自如,这个鲜活的例子,让神婆一时名声大震,求医问神者纷至沓来。父亲也很动心,决意让我去神婆那试试。

说起这神婆,与我家还有些渊原,她的夫家和我们共个太爷,移民时各自搬家,他们搬到镇里,爷爷则以靠山吃山为由搬到山区。

毕竟是沾亲带故,说明原由,神婆抽着烟袋热情接待了我们。个子矮小的她六十上下年纪,一身黑色衣裤,干净整洁,和农村妇女不太相同,很利索的样子。


婆婆好父亲不断用眼色暗示,我乖巧地上前讨好。

好好,过来让婆婆看看。啧啧,这孩真瘦说完放下烟袋,很专业地扳开我眼皮、看舌苔、观气色。平时我极度反感看医生,婆婆的手却很温暖,摸在身上很舒服,我很快对她产生了好感。


父亲紧盯神婆,大气不敢出。慢慢的,神婆不断眼皮上翻眼,打饱嗝、作呕,屁股底下的凳子好象用万能胶粘住一样,随着她眼皮不断上翻,一蹦一跳,后退前进,前进又后退,泥地上顿时多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坑。


叔叔过了几分钟,刚才还好端端的神婆已经鬼上身,声音变得象只有几岁的小丫头:哥哥的花树长满蛀虫,树身和树根都烂得历害,花泥也很少。


那仙妹看该怎么治?叔叔年近半百,只一孽子,老来还指望他送终呢?父亲太紧张,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,说话都显得语无伦次。

办法是有的,看叔叔意诚不诚了?仙妹摇头晃脑,扭捏含羞作可爱状。


诚,诚,只要仙妹医好孽子,年年三月三我都不忘厚礼参拜。


我不懂这些,平时也常听迷信的老人谈及花术,据说每个人在花的世界都是一棵树,如果是健康人,那么树长得青葱旺盛。要是病人,那么树一定生机恹恹。所以花仙对每个人的健康状况都了如指掌。听说神婆身上的花仙是一个只有几岁的小鬼。


花仙念念有词后告之父亲:金木水火土五行中,我缺木和土,以后不能叫良敏,名字犯冲,我得改名叫土根。这名字一听土得掉渣,我和父亲都不太喜欢,毕竟有木有土,人命关天,将就着用吧。听说邻村有个骨折患者,没上医院,直接让神婆把名字改成根发后,断掉的骨头就自动长好了。还有个很大了不会走路的小孩,改成根快后,不久便行走如常。真要这么灵该有多好,我想。父母为这事操碎了心,我无时不渴望做个健康人。

慢慢长大后,我的病明显减少。这一切,父母全归功于神婆,每年三月三是神婆花仙的寿日,父亲总会倾其所有,准备一个大礼担,上面盖只大猪蹄送到神婆家。直到多年后她去世。


<
>
上学路上少了桔青作伴,日子过得枯燥乏味,天空仿佛也少了许多色彩,金虎的成绩更是倒数第一。桔青不在,他好象也不闹了,时常仰望天空发呆。放学后我们几次到后山找过桔青,她要么出去割猪草,要么就是闷在屋里,就算在家也很难见到她,我俩总被阿姨无情地拒之门外。

初中三年,我和金虎以最烂的成绩混到毕业。父亲建议继续升学,可这身体四季离不开药罐,高中于我已经很遥远,况且成绩根本就不优秀。

在家休息半年,身体状况稍有好转。我在村小学当了一名语文代课老师。乡下孩子调皮捣蛋,却很善良,见我心慌气短的样子,上课十分乖巧,我教得很认真。再怎么努力我也只有初中学历,每次抽测学生成绩总是倒数第一,这让我非常难过,个别学生考不好,可能是接受能力差,全班不好肯定是我的教学方法和自身水平有问题。我十分喜爱这份职业,又不想误人子弟,最后还是找校长自动辞职。面对天真烂漫的孩子,一度让我忘却所有烦恼和病痛,这段时光真的很快乐。

种地是力气活,肯定不适合体单力溥的我。村里生活正年年好转,家用电器也悄悄走进家家户户。我家新买的电饭煲没用就坏了,附近找不到一家维修店,见父亲为一只电饭煲城里山区来回折腾,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何不开个便民维修店?因为我平时很喜欢捣鼓这些小玩艺。和父亲商量,他也十分高兴,特地跑到城里买了好多家用电器,和营养保健书集。

我记忆好,悟性高,在家没事天天看书,反复拆试仅有的几样电器,风扇、电饭煲。几个月后,这些坏了的小电器都能熟练装好,恢复正常,这让我信心倍增。


池塘边有三间平房,原来是个发电站,水库修好后,已闲置多年。父亲找到村长,以每月五十元的价格租了下来,简单粉刷后,围着池塘垒了一排矮墙,又从家里搬来四盆花草,分别是菊花、紫罗兰、桂花和萱草。不能替代父母到田间劳作,是我人生一大憾事,我唯有在小小花盆里寻找四季生命迹象。一本书,一盆花能消磨半天时光。

整个乡都没有一家维修店,我的生意比预料的要好得多。完全能自食其力,内心喜悦自然无法言表。天气恶劣时,山上孤寡老人需要服务,我便主动上门,
换灯换锁,不在话下,老人家开心我也快乐。

金虎时常给我和桔青来信,听说他在部队报了夜晚补习班,文字水平真是一日千里,语言很丰富。严谨快节奏的部队生活被他描写得淋漓尽致,信中我们都提及很想念彼此。约定互递照片,我收到一张金虎在部队出操时的照片,照片里的他瘦了,黑了。但充满自信,坚定的目光让原本俊朗的脸庞又平添了几分帅气。

村里比我小的年轻人都忙着筹备结婚。母亲也四处张罗,还把老屋推倒,盖了两间气派的三层楼房。楼房还没粉刷,就有媒婆找上门来,口若悬河说邻村有个二十六岁姑娘很适合我。二十六岁?我暗忖,在农村,二十六岁的女人第三个孩子都差不多生完了。她还没嫁,难不成长得和我一样困难?看看镜中的自己不禁暗自伤心,病魔缠身折腾得我不大人形,可悲的是个子一直没有随着年龄而增高。我也想拥有强健的胸肌,有力的臂膀,做个幸福的护花使者,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母亲哪知我心事,天天催促相亲,心里一百个不乐意,当看到她为我又新添的白发时,一阵心酸,只好勉强答应。


[ 本帖最后由 山野劲草 于 2008-11-26 16:50 编辑 ]

TOP

Rank: 8Rank: 8

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积极分子勋章

3#
发表于 2008-11-22 21:04 | 只看该作者
<>
“到了,”走完塘岗再拐个弯,小慧指着一个干净的小院说。

鱼网、钓具、竹排、整洁的小院,宁静、祥和、散发出淡淡的鱼腥。角落的天罗瓜高高攀爬,在电线杆上完结自己灿烂的一生,几个发黄的老种瓜悬在半空轻轻摇荡,悠然品味着秋的味道。

“娘,土根来了!”小慧朝里屋一喊,我就开始紧张起来。

“呵呵,客人来了,进屋坐进屋坐!”两位慈祥的老人,就是小慧爹娘了。

“伯父,伯母好,这是我娘。”我面红耳赤,赶紧递上手信,尽量让声音显得平缓些。

伯母笑呵呵打量着我,拉着母亲就进了屋。并没看到她脸上失落的表情,我忐忑不安的心绪稍稍恢复平静,这关过得比想象中要容易。

“小慧丫头倔得很,整天没个正经,她的事说好不让我们管,这不,眼看着就要三十,还没着落,表妹比她小两岁,今年孩子都上学了。你说做父母的能不急吗?不管能行吗?这下好,我看土根这孩子挺实在,以后绝不会亏待我家小慧的。”小慧娘煮了碗莲子汤笑咪咪地放在母亲面前说。

“土根能有小慧,那是我们祖上积福。高兴都来不及呢!”母亲眉开眼笑,我从没见她这么开心过。

“你们家有客人呀,”一个和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女人拖着鱼网边织边走进来。

“婶娘,这是土根。土根,这是我婶娘。”小慧拉我到院子里,不失圆滑地左右介绍。

婶娘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打量完我叫道:“哟,这是小慧对象吧,死丫头终于想通要嫁人了?”

小慧家就在路边,婶娘这一叫,几个正在走动的妇女相继停住脚步。隐隐到她们窃窃私语:“千挑万挑,结果挑了个孬包。”孬包?我尴尬万分,本能地抬腿想离开。

“别走,”小慧想拽住我已经晚了。

右脚没抬高,勾住婶娘的鱼网线,我重重摔倒地上,
背后传来一阵哄笑。

“怎么了,”母亲见此急速冲到院子想扶我。

“伯母不要,”小慧拦住了母亲。

我很快站了起来,拍拍土,弹弹灰,转身看看婶娘,再看看众人,笑意盎然。小慧让我知道什么是自信和尊严。

“真是美好的一天,”我和母亲谈笑着,足底生风,一小时的路程,今晚仅用三十分钟就走到家门。

小慧伴我走出阴影,我俩开始频繁约会。无论在哪,我都站着小慧身边,坦然接受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。

秋后的傍晚,小慧又送来几条活蹦乱跳的鲫鱼,自从有了她,我家餐桌隔三差五都有不同的鲜味。

我拉着小智慧说:“出去走走吧”


小道两边,田里的稻子都收割了,只剩下齐刷刷的稻茬,和成堆的稻草。肥硕的田鼠没了稻穗遮挡,惊惶失措,闪电般划过旷野,速速钻进草堆。熟睡的蝗虫,被这不速之客惊得满地乱飞,煞是有趣。

穿过田野绕到北山,北山是片栗树林。已过秋收时分,栗果早已采摘完毕,飘落的树叶也被早起的人们捡得干干净净。松鼠在林间穿梭欢叫,忙碌收藏可以过冬的食物。


见我有些气喘,小慧说:“累不?坐会吧。


紧挨小慧坐下,突然想起桔青,不知出阁后的她….

想什么这么出神?小慧调皮地眨着眼。

..没想什么。对了,很多人在议论我们,你这么活泼可爱,而我要长相没长相,要本事没本事,你会后悔么?


小慧笑笑:“店前的桂花也很平常,照样能开出馨香美丽的花朵。你好学又勤奋,还有颗宽容豁达的心。为什么不把自身的缺陷化作前进的动力呢?


因为这些我一直很自卑,是你给了我无限自信。今后一定取长补短,把缺陷化作前进的动力,小慧,真的谢谢你!

维修老人的电器,你从不收钱,上门服务还倒贴配件,小慧早有所闻呢!


“哈
,原来早在暗中调查过我呀?风趣的小慧善解人意,语出不凡,欣慰之余,我越发对她刮目相看。

天色完全暗了下来,风轻轻,云淡淡,伊人做伴,今晚月更圆。突然想起一首诗: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…”


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…”小慧不由自主和着我。

月光无声地洒落,给大地披上了银色的清辉。我动情地望着小慧,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


[ 本帖最后由 山野劲草 于 2008-11-29 09:44 编辑 ]

TOP

Rank: 8Rank: 8

三万二千贴勋章 一万六千贴勋章 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灌水天才勋章 文章精华20贴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08年度优秀版主 宣传标兵勋章

4#
发表于 2008-11-22 21:31 | 只看该作者
这大弯子厉害的呀,当小说家了呀,写的有点意思,等待着继续。

TOP

Rank: 8Rank: 8

八千贴勋章 四千贴勋章 二千贴勋章 一千贴勋章 文章精华20贴勋章 文章精华10贴勋章 文章精华5贴勋章 积极分子勋章

5#
发表于 2008-11-22 21:59 | 只看该作者
非常惊喜地看到劲草的小说。一气读完,意犹未尽!
这篇小说以“我”为主线,爱情,事业穿插其中。为桔青的命运感叹,
为小慧的聪明与理解击掌,为“我”的自强不息而感动。
“我”的成长更是极具传奇色彩,“神婆”的神力亦真亦幻,给文章增色不少。
文中的”我“虽身有残疾,但没向命运低头,由自卑到自强自立,对我们大家很有启示。
这篇小说突破了劲草以往的写作风格,故事娓娓道来,不疾不徐,可喜可贺。
非常希望看到更多不同风格的文字!

TOP

精彩同行公益网 ( 黑ICP备10005828号)

GMT+8, 2017-12-13 09:16.

Powered by Discuz! X1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